许漾

【双玄】转世续缘(下)·白头不分离(完结篇)

@奈奈生 好看

奶糖:

转世续缘(上)·浅情人不知


转世续缘(中)·相逢知几时








市井中人均围着那个白衣少年,连连叫好,贺玄却是步伐如同千斤重,只是在人群后面呆呆地站着,突然一下反应过来,拉住路过的一个小商贩开口询问。


“那人是谁?!”


小商贩倒也是个热心肠,滔滔不绝地说起来:"小兄弟,不是苍桐国的吧?这是苍桐国护国大将军之子,师青玄,为人善良正义,活泼的很,大家都认识他,都唤他'小将军'呢,这几年国内不太平,全靠护国大将军一家保卫苍桐国啊。”


将军……


原来如此……


你过的很好啊……


正当贺玄发呆之际,人群都已散尽,只剩他一人站在街市中心。师青玄也注意到了这个黑衣高挑的男子,笑着与他搭话。


“喂,别人都散了,你还在这儿做什么?”


贺玄猛然回过神来,面前是那张久违的放大的面孔,让他竟一时说不出话来。


“看你这一身,不是本国人吧?”师青玄不知何时手里多了把折扇,虽不同于风师扇,但也配他。


贺玄不知怎的就是说不出话来,他死死的咬住嘴,在心里暗暗骂自己。


“你怎么不说话?!嘁,好生没趣。”师青玄摆摆手中的折扇,转身要走。


“师青玄……!”


“你……你喊我什么?!随随便便直呼我名字,好大的胆子!”师青玄从小到大都被人恭敬地叫小将军,哪里会从他人口中听见自己的名讳。


“名字不就是用来叫的吗?”贺玄暗着眸子答道。


师青玄愣了愣,好像也是这个理。


“你这人有点意思,交个朋友吧!你想吃什么?我请客!今日雁满楼,咱们一醉方休!”师青玄心情大好,拉着贺玄往一个酒楼里走去,贺玄没说什么,只是定定地由那人这么牵着,眼神却是死死地盯着那人的后脑勺,原来一切不是梦。






“哟!小将军来啦!快快快,楼上请!”


“谢谢老板娘啦!”


师青玄拉着贺玄坐下,开口道:“还不知兄台你姓甚名谁呢!可否告诉我啊?我看兄台你器宇不凡,定不是个简单人物!”


“市井中人,贺玄。”


“这么巧?!我名字里也有个'玄'字!我们可真是有缘!”


“我知道。”


“贺兄是哪里人啊?家住哪里啊?来苍桐国做什么?最近可不太平,你要好好保重呀。”师青玄说罢一开折扇,缓缓扇着。


“四海为家,云游至此。”贺玄抿一口茶。


“你就这么一直漂泊下去?”一出生就在将军府的师青玄很是惊讶。


“不,我打算安定在这儿。”贺玄微微抬起头,直视师青玄。


师青玄被这突如其来地对视搞得全身不自在,便又开口:“那……那也挺好哈哈哈哈哈,不知贺兄是做什么的?我也好帮你参谋参谋,好让你在这儿讨生活。”


“会武。”


“真的?!这……”


“我想跟着你。”贺玄淡淡开口。


“跟着我?倒也不是不行……只是军中不缺什么职位,我身边是缺个副将,但不知贺兄你的武功能不能做副将啊!”师青玄喝口茶,细细思索着。


贺玄觉得有点好笑,我一介鬼王,当不了个副将?


“哎呀算了算了,难得你与我投缘,不管你能不能胜任,我都带着你!”师青玄一合扇子,笑着开口。


“多谢。”


等菜上齐,师青玄看着埋头把所有饭菜一扫而空的贺玄无语凝噎:“贺兄啊……这些年日子不好过吧……”


贺玄看着空空如也的盘子,慢条斯理地擦着嘴:“嗯。”


“还不知我这将军府养不养得住你啊……”师青玄掩面大笑。


贺玄也嘴角微扬,不管养不养得住,我都跟定你了。








【将军府】


“父亲、母亲,这是我新物色的副将。”师青玄兴冲冲地对着老将军和老妇人道。


那老将军很是威猛,却对师青玄一脸慈爱,老夫人也是和蔼至极。贺玄默默地看着师青玄眉飞色舞地讲述自己今天为民除害的经历,引来老将军和老夫人阵阵笑声,可谓其乐融融。


“玄儿,你这个副将有没有本事啊?”老将军打量着贺玄道。


“呃……贺兄……贺玄他很厉害!”师青玄尴尬地开口。


贺玄注意到他的为难,二话不说拿着房间里挂着的一把剑就出了门,信步走到将军府的院落中。


他抽剑出鞘,在空中飒飒挥舞,电光火石之间灵力在剑刃流转,身体灵动地与剑共舞,却又杀意十足,从容淡定却又快如闪电的身法让将军府里的下人丫鬟都被吸引过来,老将军和老夫人也出门看贺玄舞剑,眼中流露出赞许的光芒。


“玄儿啊,这副将可真是人才。你让他做副将,也真是屈才了。”老将军缓缓开口。


“啊……啊……嗯。”师青玄完全顾不上回父亲的话,眼睛始终注视着舞剑的贺玄,嘴里胡乱答应着。


“以前怎么没听你提起过?是如何结识这位公子的?”老夫人开口问。


“路上捡的!”师青玄依旧胡乱答着。


“什么?!”


“哦不不不对,呃……是……是我丢了东西,他还给我的时候,我们认识的。”师青玄编着谎。


老将军和老夫人一看就知道自己家儿子在说谎,刚要责怪时,贺玄突然停下身法,走到师青玄面前,从里衣中掏出一个白色的东西——风师扇。


“小将军丢的扇子。”


师青玄呆呆地看着风师扇,他从没见过如此好看的扇子,缓缓抚摸起来,感觉陌生又熟悉。


“父亲、母亲,我有要事要和贺玄说,我们先走了!”说罢拉起贺玄就跑,老将军既无奈又宠溺地摇了摇头,和老夫人一起进了屋。








“贺兄!我是真没想到你这么厉害!”师青玄带着贺玄来到城郊的一处林子,此刻他正坐在树枝上摇着腿,拿着手里的风师扇对着月亮把玩。


贺玄在树下定定站着,同树枝上的人一同赏月。


“嗯。”


“贺兄,这扇子你是从哪里搞来的?真是漂亮。”


贺玄闻言一怔:“故人留下的。”


“故人?”


“心悦之人。”


师青玄手一抖,扇子差点从手上滑落:“啊……这样啊……我还想……”


“你想什么?”贺玄抬头看师青玄,开口问。


“我还想贺兄能不能将扇子送与我呢哈哈哈哈……”


“可以。”


师青玄大喜过望,激动不已:“真的吗?!真的吗贺兄?!”


“嗯。”


师青玄听到肯定的回答,更加激动,一个闪身就跌下树,原以为要摔个骨折,却没想到是一个温暖而坚实的怀抱。


他睁开眼,正好对上贺玄清冷的双眸。就被人这么横抱着,他竟一时间晃了神。


“贺兄……你的眉眼真好看。”师青玄痴痴地看着月光下近距离的脸。


“……”


“呃?!贺兄你先放我下来吧!”师青玄终于意识到自己还是被人抱着的状态,急急地开口。


贺玄闻言放下那人。


“不好意思啊贺兄……我太激动了……”师青玄红着脸小声嗫嚅。


“无妨。”贺玄不自在的看着月亮,回想刚刚触碰的温度。


“贺兄……这是你心悦之人送与你的扇子……我不好意思拿,还是还给你吧。”


“本就是你的。”


“贺兄……你不是……”


“你提拔我为副将,无以为报,本就要拿来答谢你。”贺玄开口道。


师青玄一听也没再拒绝,与贺玄就这样在外面度过了一夜。


当他醒来时,他发现自己正靠在贺玄的肩上睡觉,贺玄靠着树,闭眼睡着。


师青玄竟鬼使神差地用自己纤细的指尖勾勒起贺玄的五官,正痴痴地划过对方的嘴唇时,贺玄突然睁开眼。


师青玄:“……”


贺玄:“……”


“哈哈哈哈哈贺兄你长得可真漂亮!”师青玄竭力地掩饰自己的尴尬。


“嗯。”贺玄揉了揉微红的耳尖:“回去吧。”










之后的很长时间里,贺玄总和师青玄形影不离地出现在将军府、街头闹市、饭庄酒家,这让贺玄总有一种回到从前的感觉,仿佛身边站着的,还是那个潇洒无畏的风师大人。




贺玄在街上负着手等着师青玄光顾路边的小摊,一转眼对上的人,却让他一阵无语。


一身白衣和一袭红衣出现在他视野里,白衣男子微笑着看着他,红衣男子眼里尽是玩味,也侧头与他对视。


“是你们!”师青玄一手拿着小摊上的弹弓,一面急急地跑到贺玄和那两男子之间,对着那两人惊喜开口道:“我们可真是有缘!又在这儿遇见了!”


白衣男子拿着个破斗笠,手指慢慢摩挲着斗笠的边缘,也笑意盈盈的与师青玄拉起家常。


贺玄带着红衣男子走到一边,质问他:“你们什么时候找到他的?!”


那人慢条斯理地开口:“比你早。”


“你们又来接近他做什么?!”


红衣男子轻蔑一笑:“这话应该问你才对吧。”


“哎哎哎!贺兄花兄你们认识啊?!”师青玄半天才注意到自己的副将和花城兀自在一边说话:“别站着说啊!来来来,雁满楼走着!”






这天夜里四人在雁满楼里边喝酒,边谈天说地,师青玄到最后喝的晕晕乎乎,却还一个劲儿要酒喝,贺玄皱着眉头架着师青玄,与花怜二人道别,并没有多说几句话,也很默契地达成永不再相见的协定。






“嗝……贺兄啊……我……我还能喝!”师青玄躺在自己的软席上,手不自觉地在空中画着圈儿。


贺玄也不恼,只是默默地替那人盖好被子,捂好被角,被掀开,再盖上,如此往复。


“你还醒着么?”


“嗯!我清醒的很呢!”


“那我问你一个问题。”


“贺兄尽管问!”


“你……你愿意飞升成神吗?”


师青玄“蹭”地一下坐起来:“当神仙?!”


“……嗯。”


“……那还是算了吧,我没那个天分。”师青玄暗了暗眸子,低声开口道。


“不试过如何知晓?!”


“我觉得做人就够了,当神仙有什么好的?倒是贺兄你,你问这问题,莫不是想做神仙?”


贺玄并未答话,只是紧紧攥住被角。


“若是我想和你一起做神仙呢?”


“哈哈哈哈贺兄……你……你就这么想……”


“想。”只有成神才有长久的寿命。若只是做人,我与你相伴时光于我而言又算得了多久?我等了你三生三世,虽不俱年岁蹉跎,但恐下次相见你犹不识我。


“好好好,贺兄,你要当神仙我也陪你当,今晚你就在我这儿睡下吧!改天我们再商量当神仙的事儿……”师青玄一口吹熄了蜡烛,拉着贺玄就躺下,不一会儿就进入梦乡。


你陪我,你说的。






几月后,战报来袭。


苍梧国地大物博,实乃上天眷顾之地,垂涎于这口肥肉的邻国虎视眈眈。璃尤国、赤缜国、司褚国三国合力进攻苍梧北方,苍梧已丧失多处城池,战火殃及之地民不聊生,敌国势如破竹,连连进攻,竟也快直捣皇城。




苍梧虽经常有敌国骚乱,但却未有大型战事多年,兵力日益衰落,好几个关口已派遣了诸多将士驻守,却还是对战事毫无把握。敌国下一步行动已经明确:突破陈枫关,直攻皇城。可败就败在,偌大皇城,竟只有护国将军一人可与之对抗匹敌,且是拼命抗衡。护国将军年事已高,恰在此时卧床不起,皇城人心惶惶:绝大兵力以牵制三国为主,可去守关的兵力,只有五万。




五万对抗十五万。




师青玄已经待在房门五日不出了。


他深知如果自己不请命出击,苍梧必亡。


他深知如果自己请命出击,自己必死。


师青玄默默地揉着太阳穴,我还没和你一起当神仙呢。




“喂。你还要在里面待多久。”门外是贺玄的声音。


“哦哦哦,这就出来。”


师青玄起身打开房门,突然的光线刺地他眯眯眼,贺玄的身形挡在他眼前,让他的心又紧了几分。


“雁满楼推新菜品了,走吧。”贺玄道。


“哦,我去趟皇宫,你自己去吧。”师青玄收起心思,抬脚迈出房门。


贺玄觉得好笑,挑眉叫住师青玄:“就你那三脚猫的功夫,能上战场?”


“我不去谁去啊。”师青玄低声道。


“我看你是去找死。”


师青玄没回答,径直走出将军府,去皇城请命挂帅,以自己和五万将士之命,守住陈枫关,等待苍梧其余兵力支援。


皇帝应允。






师青玄回到将军府时,天已经黑透了。


将军府大大小小都站在府门前,提着灯笼,站着等他。


丫鬟下人、奶妈管家、拄着杖的老将军、拿着手帕擦泪的老夫人……还有……那一身黑衣的熟悉身影。


真美好。


师青玄勾勾嘴角,抬脚上了楼梯,站定在老将军跟前,一双明亮的眼里荡漾一层笑意,慢慢启唇:“爹,我回来了。”


“玄儿……”老将军知道,明日就是发兵之时,今夜,也许是自己与儿子的最后一天。


师青玄跟着将军府的亲人们一路行至大厅,当着所有人的面向老将军和老夫人下跪叩首,感谢其养育之恩。老夫人终是忍不住,吐出一口鲜血就晕了过去。






待安顿好自己母亲之时,只剩下师青玄与贺玄二人。


“贺兄,我不在的日子里,烦请你多照拂我爹娘了。”


“我可是你副将,你不带我?”


“我带任何人都不能带你。”


“……为什么?”


“哈哈哈,贺兄,你要知道,你是要当神仙的人啊!”


“我当时是说和你一起做神仙。”


“我?只怕是没这个机会了。贺兄,此去你我心知肚明,我是回不来了。你定要好好保重自己。”师青玄阖眸:“你永远是我最好的朋友。”


贺玄听到这句话时,顿觉头皮发麻,最好的……朋友。


“师青玄!我不准你死。”贺玄目眦尽裂:“别忘了我。”


师青玄刚想开口问贺玄是什么意思时,就感觉到颈部被人重重一击,接着倒下,不省人事。


贺玄看着晕倒的师青玄,嘴角勾起一抹笑意,我等了你这么久,可不允许你轻易地离开啊。






第二天一早,众人就送“师青玄”从军。


刚刚送走,丫鬟就在师青玄的房间里发现了昏迷不醒的小将军。


将军府里的人皆是大惊失色,可怎么叫小将军,师青玄就是醒不过来。


直到第七天。师青玄终于悠悠转醒,却发现自己仍在将军府,他跌跌撞撞地推开下人丫鬟,疯疯癫癫地出了门。




街市一片繁华热闹,而师青玄却是蓬头垢面。


茶馆里坐满了人,叽叽喳喳地谈论着前线战事,师青玄一屁股坐在茶馆里,失神地望着茶壶。




“你们听说了么?!这次我们守住陈枫关,那可真够邪门的!”


“哦?怎么个邪门法?”


“不是说是小将军挂帅吗?!我那军营的弟兄告诉我,根本就不是!”


“啊?不是?!那能是谁?!”


“不知是哪里来的传言,竟说是绝世鬼王!”


“嘁!谁信啊?!还绝世鬼王?!那是话本里的人物罢了,你们还信这些?!”


“起初我也不信啊!可那几万双眼睛都盯着哪!那挂帅之人威风堂堂,以一人之力杀了八万敌军!”


“你就编吧!”


“哎哎哎,这可不是编,这事儿我也有耳闻,听说那人使了个什么妖法,一瞬之间黄沙漫天,他一人冲进敌军阵营一顿厮杀,见一个杀一双,最后都杀红眼了!”


“然后呢?!他人呢?”


“死了呗。”


“哈哈哈哈鬼王还能死?”


“那鬼王应说是法力无边的,可他或许也没那么厉害。”谢怜的声音响起,那些市井中人纷纷侧目。


“这位公子何出此言啊?”


“诸位有所不知,这鬼王同妖界做过一笔交易,将半数鬼力和自己的名字作抵押,换得与心上人相遇。”谢怜顿了顿,望向失神的师青玄:“如若不是损失半数鬼力,或许他也不会死。”


师青玄满眼的失神无助,他痛苦开口:“他……是贺兄吗?”


“正是。”


师青玄喉头一紧。


“他……死了?”


“死了。”


“死的时候……可痛苦?”师青玄已经被折磨得快疯掉了。


“万箭穿心,化作一滩黑水。应当不痛苦。”谢怜抿了口茶。


师青玄死死咬住下唇,将头埋在臂弯里,心痛、头痛一起袭来。


“去涂山吧。”








谢怜最终带着如同行尸走肉般的师青玄来到涂山,花城在苦情巨树下等着二人。还有一位狐妖。


“小公子,可是要转世续缘啊?”


师青玄根本听不见那狐妖说的什么,他现在什么都听不见。


转世续缘师青玄是知道的,可他不敢,转世续缘法则需要两个相知相爱的人共同许愿。我爱你啊,我不知道啊。你爱我吗,我想不会吧。




可他还是双手合十,虔诚许愿了。


我不知道你是什么身份。


你或许是鬼王。或许我们间有着很深的牵绊。


我能猜到一点儿的。


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突然出现在我的世界里。


可是我知道你对我好,对我很好。


这就够了。


我不知道这份心情是从何时开始的,也不知道从一开始跟你的投缘何时变成对你是情人间的爱恋的。


可是我希望你回来。


你一定要回来。






树下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

一袭黑衣,眉目清厉。


师青玄呆呆地看着与他对视的那双熟悉的眼眸,尽是疲惫,尽是感伤,尽是欢喜。


“这是我的名字和剩余的半数鬼力,请你还给我吧。”贺玄温声道:“该记起来了。”


师青玄懵懵懂懂地接过纸片,将其对折,含在嘴里,轻轻吐气,一缕墨色的烟雾便注入贺玄的额间,随之而来的,还有师青玄脑里的嗡嗡声。




他不知道的是,这纸片里,不仅是贺玄的名字和鬼力,更蕴含着他们续缘前的一点一滴相知相识的记忆:从他与贺玄还是风师大人、地师大人,到他们一起云游四方,到他们撕下伪装的面具,到他们彼此约定老死不相往来……


师无渡的惨死、自己被贬的一幕幕画面,最后是自己死后万念俱灰心心念念等着自己的贺玄……


师青玄发现自己真的忘了很多,忘了不愉快的过往,也忘了心悦之人为自己付出的呕心沥血。




当师青玄回过神来时,才发现自己已经哭得不成样子。


“贺玄……你到底为什么……你等我干什么啊?!”


“等你说完你那没说完的一句话。”


师青玄想起来了,在三生三世前自己寿命将尽时,他说过,不怨贺玄,可剩下的那句话,他终是没法说出来。




“我想听。”


“我……”师青玄红着脸,倔强地抬起头,一字一句道:“我,心,悦,你。”


下一秒一个温柔的吻便落在嘴唇。






白光乍现。






“听说了吗?!几百年了!终于有人飞升啦!”


“一飞飞俩!”


“你们说的可是新的风师和地师?”


“对对对,就是他们!羡煞旁人呀!”






那些凡人不知道的是,贺玄和师青玄正笑意盈盈地看着他们。


“黑水沉舟,你不是万箭穿心死了吗。”花城挑眉问。


贺玄白了一眼花城,搂紧了怀里的师青玄。


“贺兄?”


“是花城救我的。”


“真的吗三郎?!真没想到你……”谢怜惊讶道。


“我可是为了哥哥的表扬啊。”花城笑道。


谢怜瞬间就红了脸,忙岔开话题:“风师大人,接下来你们有何打算?”


师青玄与贺玄相视一笑:“白头不分离。”








青石板留着谁的梦啊


一场秋雨 又落一地花


旅人匆匆地赶路啊


走四季 访人家


如同昨夜天光乍破了远山的轮廓


想起很久之前我们都忘了说


一叶曲折过后 又一道坎坷


走不出 看不破


山谷的薄雾吻着烟霞


枯叶之下 藏多少情话


划破天空的归鸟啊


它不问 你不答


如同昨夜天光乍破了远山的轮廓


想起很久之前我们都忘了说


一叶曲折过后 又一道坎坷


走不出 看不破


潺潺流水终于穿过了群山一座座


好像多年之后你依然执着


白云是否也听过你的诉说


笑着你 笑着我




-




自此以后,一白一黑的身影,总会在各个山川海河间出现,那黑衣男子最终兑现了自己的诺言,陪着心悦之人看遍云卷云舒。






愿得一心人,白头不分离。










END.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评论

热度(205)